痛楚中的无奈『心痛又无奈』

2022-11-19 17:57:43 汽车术语 7

《龙之家族》第八集“The Lord of the Tides”潮汛之主,一个看似离王权还有距离的头衔争夺,却演绎出血腥的王权游戏下最温情的一幕,"my only child , my love."一句话让韦一的父爱无处藏匿。父爱是一部震撼心灵的巨著,相比歌颂母亲的作品,如山的父爱更加难以读懂,因为其中有更多的掩饰和无奈。但当你读完了父亲这本书,你会发现他和母爱一样深沉一样琐碎,而你也懂得人生不只是进退,还有无数看不见的权衡。

本集开始的时间线来到6年后,AC126年潮头堡领主“海蛇”高热不起,剧中增加了石阶列岛的战争背景,即可以避免病床前的场景和后面韦一重复,也让魏蒙德向雷妮丝公主发难显得更有冲击力,老哥生死未卜,老弟已经开始蠢蠢欲动。无冕女王雷妮丝强调,丈夫海蛇已经决定浮木王座属于兰尼诺和雷妮拉公主的次子小路王子,而魏蒙德又一次提出了雷妮拉的孩子是私生子的问题 。

这是个危险的话题,因为上一集韦一已经明确表示:谁再提及私生子话题,就将面临拔舌之刑。前面说过原著魏蒙德的设置是海蛇6个侄子之一,而且他也没得到去君临投靠绿党的机会,听到指控的雷妮拉公主一点也没手软,直接让丈夫戴蒙王子将魏蒙德斩首,尸体喂了自己的龙叙拉克斯。而海蛇的其他5个侄子带着魏蒙德的妻儿到君临请愿,韦一同样没有手软,直接拔了五个人的舌头,并再次申明任何人不得再造谣诽谤。

此时龙石岛上,戴蒙王子和雷妮拉公主已经结婚6年,因为上次伊蒙德瞎眼事件,国王要求雷妮拉公主留在龙石岛上无事不得外出,实际就是禁足了公主,以免王后和公主再次对峙,以及公主的流言继续蔓延。 幸运的是戴蒙和雷妮拉有了儿子——伊耿和韦赛里斯。小伊耿和韦赛里斯都是肉眼可见的真龙血脉:银白色头发,深紫色眼眸。小伊耿的龙蛋也成功孵化出了一条龙——暴云,但韦赛里斯的龙蛋一直没有孵化。原著中描述雷妮拉给自己孩子起名伊耿,是对绿党的挑衅,也确实让阿莉森王后无比愤怒,这两个孩子未来的路堪称魔幻。

剧中给了龙石岛上的龙山一个特写镜头,那是一座活火山,跟瓦雷利亚传说中龙的诞生地十四火峰有些类似,山里有丰富的龙晶矿藏(权游里雪诺开采的地方),坦格利安家的无主龙基本都在龙山的洞穴中筑巢定居,这也是后期血龙狂舞黑党的一大资本,无主龙和龙蛋都掌握在公主手中。戴蒙从龙山中拿到了三个叙拉克斯的龙蛋,这也是龙族繁盛的标致,此时应该是坦格利安家族人丁最兴旺的时候,同时也是自我毁灭的开始。(这三颗龙蛋可能是后面戴蒙王子的女儿雷妮亚要带到谷地的那三颗。)

戴蒙王子的女儿贝妮拉将魏蒙德去君临请愿的消息送到了龙石岛,此时公主的长子小杰王子正在认真地学习瓦雷利亚语,这是个不错的孩子今后会大有作为。雷妮拉这次看得很清楚,魏蒙德对潮头堡的争夺对他自己也许就只是领主之位,但是对雷妮拉来说那就是连锁反应,拿不到浮木王座就意味承认自己儿子是私生子,进而就是承认自己行为不检,这将导致自己的继承人地位就更加岌岌可危。

魏蒙德敢于去君临告状,就代表他对形势已经有了自己的认识,那就是国王已经说了不算,王后才是掌权者。但公主也清楚,魏蒙德与绿党结盟还不是最可怕的,无冕女王雷妮丝才是这件事的关键,一旦雷妮丝公主倒向绿党,那天平两端的分量就彻底改变了,而兰尼诺的离开让雷妮丝对自己和戴蒙毫无好感。

此时远离权力中心已久的雷妮拉公主对君临朝局还有多大把握?绿党的渗透到了什么程度?王后和首相到底做了什么样的盘算?她都必须实地考察一下。如果不出现在君临,她和儿子就只剩下等结果的份。在这里我们看到了戴蒙和兰尼诺的区别,a good man 和 a reliable husband,心地善良是美德,但关键时刻不一定有用,心狠手辣是黑点,但也不全都是坏事 。

雷妮拉公主的船驶向了自己的家——君临,但是没有收到亲人热烈的欢迎,这一段真有一种人走茶凉的凄凉,如果你不申明自己的权利,那么很快所有人就会忘记。御林铁卫高唱公主的到来,但是空荡荡庭院的回声作为回应,出门迎接的只有卡斯威大人( 这就是奥托说的“welcomed as befits their station”?)。和乔佛里出生的那场戏相比,卡斯威已经老了很多,记得当时公主 说:“会有要你效劳的那一天”,看来就是这一天了。

而此时阿莉森王后和首相正在御前会议,王后胸前七芒星的项链异常醒目,海塔尔家族在旧镇根深蒂固,和教会的关系一向是非常紧密的,而按照维斯特洛的传统,新的国王登基必须得到总主教涂抹圣油并祝福。王后这样做实在是为儿子以后登基扫除了一大障碍,拉拢教会也是王权自古以来的必须措施,因为宗教在信徒心中的分量只有虔诚和疯狂两种状态,残酷的梅葛就是血淋淋的例子。会议提到了潮头堡的归属,每个人的发言也清晰地显示了各自在这场权力争斗中的站队。

这些年过去了,大伊耿还是那个烂泥扶不上墙的样子,他对王座好像真的不感兴趣,兴致都放在无休止的食欲和性欲。AC22伊耿和妹妹海伦娜结婚,次年两人便有了一对龙凤胎杰赫里斯和杰赫妮拉,但婚姻和孩子并没有约束伊耿的放荡生活,据说他留下了不止一个私生子。这无疑都让要强的阿莉森王后十分介意,因为私生活不检点一直是她对付雷妮拉的主要手段之一,而自己给予厚望的儿子有过之无不及。

剧中在王后审问女仆时,给了阿莉森一个仰拍的镜头,把那种阶级的落差和王后一瞬间的阴暗展现得淋漓尽致。王后后面的一段话是出自内心的:一个被王子强暴的仆人,如果她缄口不言,或许还有条出路,一旦闹开那她就是荡妇,现实就是如此的不公平。但是戴亚娜已经告诉了不止一个人,当王后说出那句: “我知道你不会说”时,那种笃定又轻描淡写的表情,你觉得那杯茶是让她活还是让她死呢?

“You are no son of mine”,你不配做我的儿子。一个母亲有多失望,一个儿子就有多无奈,这种强加式的期望是很多母子的通病,但是继承人的期望更加沉重吧。除了伊耿一副纵欲过度的样子,阿莉森王后的其他孩子也各有特点。海伦娜和蔼开朗,很讨人喜欢;独眼伊蒙德跟着科尔苦练了一手凶狠的剑术, 但是依旧性格执拗;王后儿子中最受欢迎的其实是一直未出场的三子戴伦,他英俊谦逊,非常有人望,此时应该在参天塔做侍从。

雷妮拉在韦一起居室的这场戏实在让人揪心。多年不见的女儿推开国王父亲的起居室大门,空荡荡的房间仿佛没有一个活人,父亲曾经每天完善的瓦雷利亚堡垒落满了灰尘。雷妮拉轻轻地撩开帷幕,看到奄奄一息没有人形的父亲,相信再铁石心肠的女儿也会有一瞬心酸。戴蒙甚至有一瞬停滞,他是不忍看见如此痛苦的哥哥,还是害怕哥哥比他想的还要糟糕?韦一此时已经有些迷迷糊糊,但是认出戴蒙和雷妮拉的那一瞬间,那种被痛苦包裹的开心还是在脸上明明白白。

戴蒙还是将海蛇的事情告诉了韦一,因为他们急需支持,这一幕有些残忍。雷妮拉有些看不下去了,抱来了自己和戴蒙的儿子— —伊耿和韦赛里斯,确实都是国王的好名字,他们以后也确实都是国王。据韦一的演员表述,韦一得的是麻风病,所以皮肤溃烂呼吸困难。几句对话后,韦一已经不耐疼痛,需要罂粟花奶来镇痛。戴蒙意味深长地闻了闻茶杯,也许他发现了其中的问题,也许他觉得罂粟花奶是奥托麻痹韦一的方式。

雷妮拉公主对国王的病情十分不忍,和戴蒙王子讨论是否应该请龙石岛的学士格拉底斯来看看(原著里公主带了格拉底斯学士为国王诊治,国王确实有了好转)。其实剧中一再暗示国王的死亡有猫腻,但又不明说,因为每个人的人格塑造都是很矛盾的,王后始终也不是个坏人。

王后和公主再次相对,雷妮拉手臂上的疤痕十分显眼,那些都是她们彼此带给对方的不可挽回的伤害。两人依旧是针锋相对,你来我往,雷妮拉有了戴蒙的帮腔,但阿莉森也已经修炼升级。雷妮拉质疑王后和首相的用心,认为他们故意麻痹了韦一好掌握大权,阿莉森丝毫不让,阐明他们只是为了减少国王的痛苦。这一幕我觉得王后赢了一个回合,因为雷妮拉是请请愿者,阿莉森王后是裁断者,在韦一如此虚弱的情况下,王后有胜利的资本。

小杰和小路来到了校场,在场的不论贵族还是平民,都对他们指指点点,小路觉得非常尴尬,小杰劝慰他不必在意别人说什么。想起权游老狮子的名言:狮子怎会在意绵羊的看法。要承认历史是由胜利者书写的,但是有几个人能在流言中活得坦坦荡荡,尤其在流言是事实而不是诽谤的情况下。也许和平时代有坦格利安的血脉就已经足够,但是在动荡的时候,那一头银发却是他们最不能缺少的标志。伊蒙德在校场露了大脸,一手剑术玩得既凶悍又漂亮,但他显然没有忘记瞎眼之仇。

痛楚中的无奈『心痛又无奈』

小孩子们看热闹,大人们却在开小会。阿利森王后和奥托打出的是王国利益的牌,一如既往的冠冕堂皇,她对魏蒙德阐述了王国对一位有能力带兵的舰队统帅迫切需要,魏蒙德也适时的表达了自己对绿党的绝对衷心。雷妮丝公主打出的是家族亲情的牌,她带着雷妮亚来找雷妮丝公主。她看出了雷妮丝要维护的是自己已逝女儿的权力,贝妮拉和雷妮亚才是无冕女王无法妥协的利益点。虽然她无法解释兰尼诺的真实情况( 承认了没死,她就是通奸),但她提出了自己孩子和兰娜尔孩子的联姻,这样既可以满足双方的利益,也与雷妮丝建立了攻守同盟,非常明智的一步棋。

也许就像雷妮丝说的,雷妮拉公主上手就出了最高价码,是慷慨也是绝境,但是desperate也是力量的源泉,既然无路可选,反而一切都简单了。但雷妮丝没有轻易选择,因为她已经决定站在胜利者一边,那么就在铁王座下见。

雷妮拉公主在阿莉森王后和无冕女王雷妮丝那里接连吃瘪,走投无路的她再次来到父亲的床前,倾诉自己内心的痛苦和惧怕。那句说烂了的名言:“To wear the crown, bear the crown”,欲戴王冠,必承其重。每个人都向往王冠的闪耀,但不是每个人都知道王冠的份量。雷妮拉再次提起征服者伊耿“冰与火之歌”的梦,家族的传承要求她团结王国,抵抗外敌,而现在她自己就是王国分裂的根本,她多想这份职责只是传说,这样她也可以活的轻松一点。

迷迷糊糊的韦一感受到了女儿的脆弱,听到了女儿的恳求。起居室里国王的疼痛的呻吟让人揪心啊,但是他拒绝了奥托给他的罂粟花奶,这就相当于瘾君子突然戒断啊,但为了女儿他忍住了,因为他必须保持清醒,今天是他必须坐上王座保护女儿、维护继承人、防止王国分裂的一天。

王厅里奥托作为国王之手,代替韦一听取大家的请愿,此刻的他略显得瑟,以为胜券在握了。各个家族的站位也十分清晰,雷妮拉公主和魏蒙德·瓦列利安是对立的请愿者; 身居上位的阿莉森代表的王室是请愿的裁度者;雷妮丝公主是中立者。魏蒙德一阵慷慨陈词,家族荣耀血脉传承,无非就是把小路是私生子换了个好听的说法。而公主却不能主动提血脉的问题,说多了和打脸无异,她只能坚持申明国王和海蛇的裁定。(个人觉得公主在表达强势时的演技不如在诠释感情时好,面部有些用力过猛)

眼看公主要彻底处于下风,本集的高潮来了,侍从官高唱“安达尔人、洛伊拿人和先民的国王,七大国的统治者和全境守护,坦格利安家族的韦赛里斯一世”。也许你之前从未觉得韦一是个好国王,但此时你一定感受到了这个头衔的分量。镜头将韦一颤颤巍巍的身体,和远端的雷妮拉以及铁王座放在了一条线上,一个灵魂比躯壳重的国王和父亲,走向了自己的责任和自己的女儿,他走过的每一步肯定都击碎了那些心怀叵测人的心。

掉王冠这一步简直直击灵魂,放大韦一的虚弱,但是此刻他有多虚弱就反衬出他有多强大。此时的韦一只有一只手了,如果戴蒙不把王冠放在哥哥头上,还有谁更合适呢?哥哥和国王,戴蒙献上了自己最大的敬意。现场每个人的眼神基本就表明了这场戏的结局,奥托的惊讶、魏蒙德的懵逼、王后的不忍、公主的安心、雷妮丝的醒悟。

痛楚中的无奈『心痛又无奈』

一切尘埃落定了,连阿莉森都无奈地点头了,但是魏蒙德非要献上人头, 那一番言论简直是一分钟都不想多活的表现,但王后和首相还是很希望魏蒙德说出那些话的,不管那些指控有没有用,在场的人就不能轻易忘掉。韦一举起了那把家族传承的匕首,他时时刻刻都带着的,展现出他要维护家族的决心。戴蒙还是利索,也确实手狠,残忍的骂名也实实在在落下了。

雷妮丝在看着静默姐妹处理魏蒙德的尸体,大学士建议公主离开好让静默姐妹开工,因为那是个不吉利的场景。老公主感慨,她早就见惯了生死,父亲、女儿、儿子、马上就是丈夫。不管你虔诚祈祷,还是小心规避,死神可不会丝毫留情,也许直面生死才是唯一的出路。

晚上而国王家庭宴会又重现了另一个名场面:王后一袭绿裙,公主一身黑袍,从此“黑党”和“绿党”的称呼才真正开始(原著中这个时间点要更早,发生在国王和阿莉森结婚五周年的宴会上,而剧中这场宴会,韦一为了表示家庭和睦,要求王后和公主互换服色)。在国王的主持和感化下,宴会虽然底下暗流涌动,但表面上至少是一片peace 和love 。我觉得王后和公主对彼此说的话,虽然显得有些空洞,但是至少包含了些许真心。国王甚至在音乐和疼痛的催化下,看到了自己梦想中的那个和睦大家庭。

奥托应该是在场最清醒的一个,满脸表情就写着一句话“你们继续演”。全君临最专心搞权谋的人,咋会被几句肺腑之言就感动了,什么亲情团结,在真权力玩家眼里就是镜花水月,戳一下就没了。伊蒙德也一心在等着时机,生怕事情搞不大。韦一的离席释放了约束装置,伊蒙德开始搞事情“Let us drain our cups to these three strong boys”,骂人不带脏啊。小杰也发出了死亡威胁“ say it again”,随后二代们就打成了一团,幸亏护卫们及时制止 (伊耿对小杰邀请海伦娜跳舞也非常不乐意,觉得那是对自己的侮辱)。

夜深人静,韦一已经燃尽了自己最后的火焰,阿莉森给他喂下了罂粟花奶。已经意识模糊的韦一一不小心又给女儿挖了个坑。他将阿莉森王后错认成了雷妮拉,像之前那个夜晚一样,跟女儿讲述家族责任的传承,讲述征服者伊耿的梦,冰与火之歌的使命。 但王后并不知道这个故事,以为国王说的是自己的儿子,是韦一对自己和儿女的愧悔;又或者王后明白了,原来韦一一早就将家族的使命托福给了雷妮拉,自己儿女至始至终都不在国王的视野内。

但不管怎样,这都把刚刚建立的和谐撕了个粉碎。如果是前者,阿莉森一定会伸张丈夫赋予儿子的权力;如果是后者,阿莉森出于不爽也会把这句话伪装成遗诏。总之韦一说了:伊耿,将来统一王国抗击外敌的人,就是你。“我明白了”是最主观的一句话,你明白的和我明白的,通常之下都存在巨大的 鸿沟,王后究竟明白了什么,那只有她自己知道。

韦一终于从痛苦中解脱出来了,那把瓦雷利亚匕首会迎来下一位主人,会是谁呢?

#秋冬美剧大赏#

小蓝汽车术语